秋葉可涵09324

《京都妖谭异灵志》妖怪paro插图合志本宣

死亡星期六

起伏:


预售时间:11月4日19:00——12月7日23:59


预售地址:戳这里mmm


具体详情 请小伙伴们详细阅读宣图


转发 本宣并购买本子截图给淘宝客服领取瑞金无料文件夹#感谢小伙伴们支持#


参本画师:


阿十 @变态十 ,BB @手癌B ,阿和 @和也 ,七次瓜 @七次瓜 ,T岚 @T岚 ,时予 @爆炸予 ,屿 @屿 ,五楼 @❆snniou❆ ,芽芽 @南瓜饼好吃么 


本子收纳了以上太太全部妖怪paro作品


 本子进度 发货售后 已经 后续的场贩 可以关注lof


如果出货赶得上的话 会参加cp21

七夕 让我们谈一场72小时就分手的恋爱好吗?(乔高)

嗯呐,迟到的七夕文

款冬:

接一下,反正完结了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恋爱这种东西,对于刚步入青年时期的两人来说,都显得亦远亦近,似懂非懂。


要说没有一点关于这方面的认识,是不可能的。但实际操作起来,比让他们换个职业战斗都难。


令人遗憾的是那莫名的“乖巧”,太乖巧,以至于根本没有想到除了“认真谈”以外的相处模式。直接导致接下来的十分钟两人都举着手机发呆,陷入当机状态。


乔一帆的脑海里还算冷静,除了最开始相遇的喜悦,以及看到通知后的尴尬。在兴欣,每日看前辈们玩“战术”,秀“下限”的锻炼下,到是可以很快平静下来,仔细分析现状——


也不知道沐沐姐到底是找了一个什么活动?还说带人回去。要是真把英杰带回去,估计会吓她一跳的吧!  呃……跑题了-_-|| 


其实想一起去的地方,还真挺多的:  想去中心街的那家有名的餐厅,逛百货大楼,玩转游乐园……最不济找一家网咖,开黑也好。这些平时在网上聊天的的时候都提到过。只是放到这个特定的时间点上,就变得异常尴尬。


高英杰的脑内几乎是炸开的——


到底什么?_?情况! 为什么一帆会出现呀?不会是真的要谈吧!真的要在一起待72个小时就分手?  等等,还没开始呢我想什么结束呀〒_〒柳姐,你是找了个什么鬼活动呀!队长,我该怎么办?谁来教教我~(*+﹏+*)~


“呐,英杰”伸手抱住身边的人,也不管对方是真的不拒绝,还是单纯的傻掉,自顾自地下巴搭到人家肩上低语“要不要出去玩?  跟我一起……”


“唉? ”转头看到对方一脸“计划通”的样子,高英杰瞬间有种想抄起菜单,糊他一脸的冲动:  我都这么烦恼了,这家伙居然还打小算盘 !


“不要想太多嘛,开心就好!”放弃无聊的恶作剧,一只手搭在对方肩膀上,另一只滑动着手机屏幕慢慢解释道:“你看,活动页面上写着: 所有时间尤参与者自由支配。也就是说,这72个小时间,无论做什么都是被允许的。嗯(⊙_⊙)……有点不严谨呀,加上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比较好。”


“一帆,老实交代,你刚刚想到了什么←_←”


“想我们待会去哪玩【真诚脸】”


然后……他们真的就把想去的地方都去了一遍,一路顺利,行程圆满。


如果没有在餐厅里兴欣的“良心”偷拍侧颜,被抓个正着;百货楼里微草“未来”站在荣耀专区一处货架前对着王不留行发呆,丝毫不理旁边架子上的一寸灰;电影院里,原本计划可以握到一起的爪子,被强行塞入可乐和爆米花的话……


“72个小时=3天=4320分钟=259200秒……”摩天轮里,乔一帆听到旁边的人冷不丁冒出这么一串数字,瞬间蒙圈。


“哈? ”


“是一个关于这次活动的帖子啦!大致意思是:让你花了这么长时间陪伴的那个人,值得吗? ”高英杰翻着评论浅笑。“看来并不是没组都很顺利呀。”翻着翻着,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“复杂”的神情。


他大概明白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不如意了——那是真正想谈一场恋爱。


反观自己这些天呢?除了玩笑嬉闹,就没思考过什么了。一旦重新考虑最开始的麻烦,他只会觉得更难过而已。


“一帆? ”


“嗯(⊙_⊙)”
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
“你又在乱想些什么-_-||”乔一帆扶额,对于这突兀的道歉表示习惯。以前在微草训练营的时候,前者就有过因为看到别的训练生被队长夸奖而吃醋,然后又反思自己不该这样,最后跑过去给那人道歉,搞得对方一头雾水的先例。围观的时候,到是觉得特别有趣,一旦到了自己身上就免不了头大了:  这道歉是几个意思?他真的猜不出……


“就是,那个……本来是应该约会恋爱的时间,结果都被我占用了(>﹏


“是在恋爱哦!”乔一帆侧过身子, 直视着对方。“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在恋爱过程中哦。你见过其他谈恋爱的情侣,做出了吃饭,看电影,玩游戏以外的事情吗?”


好像有道理? 不过果然还是耽误了吧?跟朋友做原本情侣该做的事情……


“一帆,发条短信吧!给你有好感的那个。”这次的突袭终于是让乔一帆举手投降了——要不要这么突然?是碰到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吗?


“虽然不能一起过节, 好歹表个白嘛!趁现在七夕还没过,会有神仙保佑的哦!  ”看着对方一副“我都允许了,你还犹豫个啥”架势,乔一帆认命,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。


10秒后,高英杰听到了自己的短信提示音。


“玩笑不好玩……”


“是认真的啦-_-||”


对于高英杰的喜欢,不仅局限于普通朋友。这是乔一帆到了兴欣以后除了“找回自信”外的又一重大发现!


微草的天才,并不像想象中那般盛气凌人。相反,有点怯懦,带着与身份不符的自卑。他会强迫自己挡在好友身前,会假装坚强去克服一道又一道难关。取得的成就似乎成功隐藏了那脆弱的一面,却瞒不过一直追赶着他的人。


总有一天,会变得能让你依靠的! 我们都还年轻 不是吗?


“英杰,七夕快乐♡”

七夕 让我们谈一场72小时就分手的恋爱好吗?(乔高)

加油

款冬:

就是借坑,闲鱼中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B市,微草战队大楼。

今天的微草也依旧和谐。

并不……

“唉,居然有这么个活动呀?”打开荣耀的页面,右下角立刻弹出一副唯美的画卷——

“七夕特别活动:让我们谈一场72小时就分手的恋爱好吗?”

滴滴滴——

认真训练中的微草小未来被这这毫无征兆的信息提示音吓了一跳。

然后,他就看到了来自前辈的友情分享……

这……跟我有什么关系吗?

无辜地看向发信人,只见他们的“微草一枝花”给了他一个无比“和善”的笑。下一秒,高英杰的电脑上便是蹦出了“报名成功”的截图。

“柳姐(ಥ_ಥ)”

“姐这是为你好,你也不小了,不好好找个对象疼你怎么行(⊙_⊙?)”  【莫名有道理?】

“好……【宝宝心里苦,但宝宝不说.jpg】”

于此同时的兴欣

“嗨~小一帆! ” 真在倒水的乔同学被“联盟女神”这一偷袭,吓得险些甩出手中的杯子。

“沐……沐橙姐,有什么事吗?”看着对方笑靥如花,双手背后。直觉告诉他,一定有古怪!

“呐呐,今年七夕,果果和柔柔会跟我去逛街,小安回学校了,包子跟老魏帮伍晨刷材料。罗辑,莫凡回家报道了。你呢?有什么安排? ”

“我? 跟魏前辈他们一起吧?”看着对方一双大眼睛盯着自己狡黠地笑,乔一帆下意识后退几步,想逃跑的念头,难以控制。

“就这样吗?那多无聊呀,游戏里有你魏前辈和包子哥足以。去,给姐拐个小朋友回来(・ิϖ・ิ)っ”

一直背后的双手突然伸出,手中赫然是显示着报名成功的手机页面。

所以,现在后悔把个人资料告诉队友,还来得及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强行时间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

奶茶店内

高英杰正面对着饮品单发呆: 来的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?自己不会搞砸吧?还是第一次被要求跟女生约会,一点经验也没有。但愿能顺利跟对方成为好朋友吧!【……我们理解的貌似不是一个意思】

朋友呀,不知道一帆最近怎么样了。很久没见过了……

“英杰?  !”声音中带着一丝意外的惊喜。高英杰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某人,几乎是下意识的眨了眨眼,确定不是自己臆想过头的幻觉。紧接着便在对方似笑非笑的目光中,意识到刚刚的举动有多蠢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!

“唉,别不理我嘛,我错了,我不该笑的(>﹏<)”可是,可是可是,卖萌犯规呀!有那么一瞬间,他是想穿越回去,把那一段录了一下来的。

“嗡——系统提示 : 恭喜您,找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。”被手机打搅的重逢,带来的是另一个难题。

乔一帆明显感觉到身边的人身体一僵,脸上写满了“难以置信” !

一帆,我该怎么办?


七夕 让我们谈一场72小时就分手的恋爱好吗?(喻黄)

继续

款冬:

看到qq活动才想起来有七夕这么个节。起名废,想梗废,就这样将就吧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下)


喻文州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当然是被自家亲队员给报名了。


可怜我们喻队连要发生啥都不知道,就被迫参与了传说中“蓝雨反击”的大行动。


以至于当黄少天一脸兴奋的跑向他的时候,他还在怀疑是不是被自家队员下套了?


下一秒,他就看到手机上弹出的:“恭喜您……”以及瞬间石化的自家副队。


原来少天也不知道呀,跟面前这个小傻瓜一起度过假期,貌似也不错?


此时此刻,剑圣大大的内心是崩溃的——天路啦!夭寿啦!我不过是开个小玩笑,怎么可能真的跟队长谈相信我恋爱?还是72个小时! ! ! My,god! 这是什么鬼系统?看不到我们都是男的! 都是男的吗?! ? 说好的天真可爱活泼浪漫的美少女呢?还我感情! ! !


“少天。”


“嗯(⊙_⊙)? ? !”


看着明显神游的某人,蓝雨队长暗自惋惜。


“就这么不愿意跟我在一起? ”


“不不不,队长,相信我,我绝对是全世界最支持你,最爱你的人! ” 等等,怎么听起来那么奇怪呢?


“那,一起走? ”喻文州身体微斜,指向一个方向。


“好 ! 队长到哪我到哪! ”


既然发誓要做你的骑士,那自然是会跟随你到天涯海角,不离不弃!


事实证明两个电竞选手一起约会,真的没什么可去的地方。


逛街?又不是小女生。


餐厅?还是蓝雨的食堂更适合他们。


KTV?饶了他们吧,他们只是普通的人类,不是“全能欧巴”……


最后转了一圈,两人还是把自己武装好,找了一家网吧。一头扎进去,一直玩到手机提示: 本次活动到此结束,感谢您的参与。


荣耀里:


君莫笑: 好好的一个七夕。你俩不去过节,来游戏里抢什么BOSS呀? 夜雨声烦: 嘿,我跟我们队长愿意在哪过你管的着吗? 过节抢BOSS这叫浪漫! 这年头,像我们这么敬业的大好青年上哪找去?我去! 老叶,你冲得这么往前几个意思? 告诉你BOSS是我们的,别想打它的主意! 带着一个团的牧师算什么本事? 有种跟我单挑! Pk,pk,pk,pk,pk,pk……


索克萨尔: 少天,回防。 ……


远处蓝雨总部


跟着大部队一起抢BOSS的郑轩看到突然杀进来的两个id瞬间蒙圈: 队长和副队不是应该约会去了吗?怎么约到网游里来了?难不成,双双被甩了?


趁着还没红血,“压力山大”同志赶紧小爆手速,给自家副队去了消息。


然后……他就后悔了。


几乎秒回的文字赫然这样写到:


约会? 当然在约会! 这不,本尊就在我旁边呢! 告诉宋晓,李远他们几个,没拐到妹子别回来!  矮油,不说了,叶不修又杀过来了!


等等!  这信息量有点大呀?难不成约会对象是……摇头强行忘掉之前可怕的设想。觉得自己又撞到“霉窝”的郑轩同志只能暗自扶额 : “压力山大呀……”


最终剑与诅咒艰难抢下BOSS,竟意外爆出七夕限定装备。导致系统被一众吐槽: 单身狗没人权!


话说,这活动貌似被他们坑掉了呀? 


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活动感想调查,喻文州很“天使”的给了一个好评。


不管怎样,开心就好,不是吗?


少天,七夕快乐♡

七夕 让我们谈一场72小时就分手的恋爱好吗?(喻黄)

七夕快乐♡

款冬:

看到qq活动才想起来有七夕这么个节。起名废,想梗废,就这样将就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上)


荣耀联盟大神级战队——蓝雨,有一处无论如何无法反驳的“软肋”。就连文字泡飞遍全地图的“垃圾话大师”黄少天,在听到有关这件事情的时候,也会破天荒地“保持沉默”。


能让蓝雨上上下下一致认同,绝无半点异议的,是一件令人心痛的事实: 蓝雨建队,没有妹子……


对于弱点,绝不逃避,而是要想办法克服,这才是“冠军队”应有的做派!


于是,当荣耀页面右下角弹出“恋爱72小时”七夕活动的时候,深明大义的副队长大手一挥: “参加! 蓝雨没有没子怕什么? 联盟那么多单身狗呢! 去吧,朋友们,通通给我拐个妹子回来,闪瞎他们的狗眼! ”


然鹅,当手机页面提示他: 恭喜您,找到命运指定的伴侣! 时,黄少天恨不得穿越回去,用秋葵堵住自己的嘴!


(时间扯回5分钟前……)


七夕这一天,仁慈的蓝雨老板给蓝雨全员放了个小假期【bushi】


好吧,事实上是蓄谋已久的众人软磨硬泡,强行get一天假期。


然后,一场轰轰烈烈的“恋爱大行动”就这样开始了!


“我去!  关键同志,你这才刚开始就结束啦?告诉我比跟你那姑娘相遇到现在有超过10分钟吗?你这样对得起蓝雨大家的殷切期盼,对得起队长这么多年的精心栽培吗?我们计划了这么久的反击战,就要画上句号了吗?打起精神来,给我关键起来呀!!   !” 广场上,压低了帽檐的青年双指在手机键盘上一阵狂点,神一般的手速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
“压力山大呀……”另一旁,关键先生看着被刷爆的屏幕,默默擦了把汗。倒不是他不主动热情,问题在于遇到他的妹子根本不玩荣耀,两人在一起压根没找到共同话题。没聊几句话,对方就表示: 还有事,要先走了。他也很无奈呀!


“话说,副队同志,你那边找到人了吗?”


“还没呢,你说我咋就这么惨呢?你们一个个约会地点都在市中心,就我直接杀到边境来了!什么破活动,连路费也不报销,坐车坐的老子都快晕+_+死了……”


看着对方刷文字泡速率,郑轩很放心的切掉了屏幕——有文字泡在的地方,就有活蹦乱跳的夜雨声烦。☜这个原理到了三次元也同样适用。


“喂,我说,你怎么都不回复呀?死哪去了?”不满地又刷了几条,发现对方是真的开启屏蔽模式了,顿时消气,专心研究自己收到的提示……没错呀?  就是这个地方。难不成遇到一个好迟到的妹子?  还好这是遇到了本剑圣,要是让张新杰给碰上……哈哈哈,突然好想那家伙也叫出来,怎么破?  呃,不行,要是把老韩也引来就麻烦了。


眼前突然闪出那张“钱包脸”,黄少天不由得全身一震。
果然,还是我家队长好╮(╯▽╰)╭


咦?等等,前面那个,怎么那么像我们队长?该不会队长的那个妹子也安排在这见面?  嘿嘿就说我们有默契嘛,随便参加个活动都是在一起的。要不干脆跟队长过这几个小时好了(^V^)扔那两个迟到的妹子后悔去吧!


“嘿,文州!  真巧呀……”前脚刚踏到对方面前,后一秒,手机上便弹出“恭喜”的字样。


喻文州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屏幕,淡定地转向已经高度石化的某只:  “是呀,挺巧的。(^_^)”

【全职狐妖梗】相思树 双花

大孙生快♡联盟的第一狂剑!19岁生日快乐! 【大孙生日都不爬回来,那我估计真的要被开除粉籍了。☜虽然……可能已经被开除了。】 假装没过0点……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4)

极恶之地,孕育天地灵物。

物极必反的道理,在这险恶的深山中不断得到应验,引得无数人慕名前来。

“喂!人呢?有没有人在呀——” 狼狈的身影在山中艰难的移动,愈发沉重的脚步警示着极限的来临。

“该死! 被阴了!”

“又一个呢——抓到了呦——”明显不属于人类的声线蓦然响起,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: “谁?什么东西?天啊——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噫还真是惨"(ºДº*)着到底算吓死的? 还是咬死的?” 嫌弃地用树枝戳了戳地上的一摊死物,张佳乐眉头跳了跳,“这个……也要回收? ”

来到山庄的这些日子,他们一边调查失踪情况,一边帮助寻找失联的人。可惜,寻找到的尽是冰冷的遗体。

用孙哲平的话来讲:   现实就是现实,早见早死心。       对此张佳乐难得地表示反对:  都残成这个样子了,还不如不见 ! 最后已狂剑同志吃苦耐劳,兢兢业业地把找到的都打包一麻袋扛回去而和谐告终。

呃……如果排除自家搭档一脸嫌弃的罚他睡地板,就更完美了。

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呀-_-||难道就这么成“回收员”了?说好了解决灵异事件,就拿钱回家的呀(ಥ_ಥ)找了这么久,半只妖的影子都没看见。

“大孙,咱们是不是接错任务了呀?”仔细环顾四周,与生俱来的直觉告诉他:  这种荒凉的地方,连妖都会嫌弃,存在生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“要找充满生机的地方吗?  我记得,老板好像提到过这么一处。”系好麻袋口,孙哲平站起身,径直超一个方向走去。“去碰碰运气吧,没准真能找到点答案。”

"(ºДº*)大孙,你怎么知道我的内心活动的?这不科学!  还有走那么快干甚?显你腿长呀!乐哥我分分钟超越你!!!!

【全职狐妖梗】相思树 双花

这次我又卡了多久……呃,不记得了(>﹏<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3)

“很快就到目的地了,这次多谢孙哥帮忙。我们兄妹没什么可报答的,只能送二位一程了。”赶着马车的青年不好意思的赔笑,被大孙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,心理却也踏实了不少。

他们兄妹二人帮家里送货到隔壁镇上,不料半途遇上劫匪。恰巧孙乐两只路过,就顺手救了下来。

赠者无意,受着有心。习惯了在刀尖上舔血的妖猎自然不会在意这一小小的插曲,但得到搭救的一方却执意答谢,于是两人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搭了辆“顺风车”。

还真是能睡-_-||孙哲平瞄了一眼压在自己肩膀上的某只,注意到盖着的衣服有些滑落,伸手重新盖好后,自顾自的闭目养神去了。

缩在角落里的少女全程注视着两人的举动,一颗懵懂的心不断加速——刚被救下的那会儿,她抬头看到半妖那精致的面庞,惊讶到呼吸都是一滞 : 她发誓,这绝对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人。纵使她阅历尚浅,也明白那等容貌绝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。

不过,被上天宠爱的家伙,难免会有一些任性——谁让他们有着任性的资本?

战斗时英姿飒爽的乐乐同志,上车后变自觉的寻了一块干净的地方,一猫腰,睡着了。而一直狂野挥刀的孙哲平确实画风突变——安静地走到搭档身边,默默坐下,然后脱掉外套,披在前者身上。

然而,更加暴击的还在后头……

感受到身边熟悉的气息,熟睡中的人(哦,不是半妖)很自然的把头一抬,枕到了对方的腿上。

被当枕头的似乎并没有任何不满,只是调整了角度,让对方躺的更舒服些……

“他们的关系真好呀 ! ”少女悄声喃呢,小心地掐灭心中的幻想。纵使外人也能明确的感觉到,他们之间的羁绊,不是任何人可以替代的。(所以,你们要秀到哪样?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)

车辆停稳,赶车小哥热情地招呼两位“救命恩人”。

前方正是这次任务的目的地 : 夜良山庄。(取名废,凑合一下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一个专门接待外来旅客的山庄,紧靠夜良山而得名。山中珍奇物种丰富,引来不少探宝的猎人与侠客。
然而最近发生一件怪事: 不少旅客在探索过程中离奇失踪了!

最开始只有个别几人,店家还以为是对方要彻夜奋斗。毕竟珍宝难得,要熬夜几天才归来的,以前也不是没有。但随着整天整晚不归的人数增多,店主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。在一次试探性的寻找中,竟是意外发现了客人们遗留下的工具,和打斗的痕迹。这才下定决心,花重金,请妖猎前来帮忙。

“真的是良心发现?  不是怕半夜鬼敲门吧?  ←_←”躺在床上,张佳乐一脸无聊地扫视着被安排的客房。思考这里可能住过多少位“先烈”。

孙哲平却好像没听到一样,继续埋头安排行程 :  “张佳乐,明天的早饭,我是帮你带回来,还是叫你一起去吃?”

“带回来,带回来! 求你了,大孙!  太阳当头之前,请不要把我跟床分开(>﹏<)”

【全职狐妖梗】相思树 双花

难产,卡文,写冷也要写呀……【占篇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2)

新一轮的任务发放,孙哲平无奈地站在人群中排队。看着身边成双成对……(⊙o⊙)哦不,是成组成群来接任务的组合跟小团队,心中一片凄凉……

(时间转回早上)

“张佳乐,起床了!今天该领任务了。”狂野豪放如他,此时竟然像老母亲一样在叫孩子起床,连他都感叹这是要变得多没有原则了?然鹅,后者似乎并不领情——

“哎呀,那种事情你去就好了,反正咱俩是一起的嘛~让我再睡会儿……”

张佳乐脑袋一蒙,缩进被里干脆不出来了。一副要跟床合为一体的架势。

思考了一下带走乐+床的可能性,孙哲平决定还是自己来。虽然连人带床一起扛走他也能做到,可是——太丢人了!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各找了个这么懒的搭档,还一搭就是3年!

“其实,应该扛来的……”大孙同志再次亲眼目睹前方一堆男女搭档当众一吻后,如此想到:  至少丢脸是俩人一起丢,不像现在,只有自己在接受各种“虐单”。

“可以了,请拿好您的任务表。 下一位!  ”

“麻烦,A级以上任务。”

妖猎的任务分为A-E五档。E为最低,但数量最多,每天坚持完成足以养家糊口。每升一个等级,难度翻倍。
从C开始就需要团队中有精英存在了,A级更是令人奢望。而在A只上,便是传说中的S级,出现次数也是极少。难得的几个,以及完成它的队伍都成了永恒的传说!

“居然只要A级以上的,我们这届的传说……”听到这豪放的“请求”,周围纷纷侧目。

“血景繁花! 是那位落花狼藉!”

“真的耶!没看见百花缭乱呢?”

“εννθησιθλ”(此处乱敲,表示杂乱。我也不造啥意思╮(╯▽╰)╭)

造成混乱的当事人,此时正埋头认真地挑选任务——这个路程太远,乐乐会嫌累;这个步骤太多,怕是自家搭档会不耐烦;这个嘛……那片区域的伙食好像以辛辣为主吧?乐乐可能吃不惯。等等!  在这么挑下去,还有任务可做吗?

孙哲平突然觉得,自己能跟一个这么挑的家伙搭档如此之久,真是个奇迹!  (大孙,那都是你宠的好吧?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一二三四五……这次的任务还真不少。我去!  最近的一个居然后天就要出发!  你还真是生命在于任务呀,我们又不是没钱o( ̄ヘ ̄o)”

张佳乐抱着被子缩在床角,手里抓着大孙拿回来的任务表仔细阅读。

“咦?百花谷……”下滑的手指突然停住,青年眼底略过一模挣扎。旋即恢复平静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。

“那里怎么了?”孙哲平放下杯子,转头看向自家搭档 很遗憾的错过了捕捉秘密的机会。

“没什么,这个任务可不可以,先跳过去?  ”张佳乐皱着眉头,就像嫌弃讨厌的食物一样,一副想要丢弃的表情。可惜妖猎的任务是没有放弃一说的,除非到了规定时间,判定失败。

失败固然会在档案上留下污点,但是这种束缚对于他们而言,根本不存在——A级任务的失败率本来就高。再有,他们的成功率实在高的可怕,那记录耀眼到没有人会注意这一小小的污点。这,就是所谓有能力者的特权吧?

“要是为难,那就先放着。”孙哲平到是没介意,继续拿杯子喝水。

张佳乐见自家搭档并未察觉,暗暗松了口气——那个地方,我早晚会回去!  只是现在,还不是时候……

【全职狐妖梗】相思树 双花

觉得自己最大的本事就是把热门写冷了,冷门写没了
(>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1)

夜空下,数道黑影急速掠过,动作快,形不散,显然是有组织的。

“这次的收获不错呀!找个路子清掉,可以逍遥好一阵子了!╮(╯▽╰)╭”猫女摸了下怀中,确定东西完好,不由得开始幻想起来。

一旁的鼠妖默默地翻着白眼,“这还没脱离危险呢,你到时先想偷懒了?”

“我哪有偷懒 ? 活着总给有点期待吧?←_←” “好啦,你们两个要秀回家秀去,别在任务中捣乱!”

“老大,Q_Q我们错了!”×2

“真是嚣张呀,居然这么光明正大的跑路,不是在挥手,叫我们收钱吗?  ”长发的青年嘴角轻起,对这群盗匪表达了百分百的蔑视。

孙哲平有一种强烈的感觉:  这家伙要是一直不改轻敌的毛病,吃枣药丸!

“越简单越好,省事。”等等大孙,你就这么愉快的接受了?

“5秒,打乱他们!  ”子弹咯啦啦一响,攻势展开!

枪响,雷鸣,剑起,繁花血景。

众盗徒,只觉得眼前一花,各种光影涌现,下一秒攻击已致,没有丝毫躲闪的余地。

血光飞舞, 光影弥漫。成功得手的喜悦早已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恐惧与不甘……

“取回被盗的令牌,任务达成!  ” 拾起地上的金属片,张佳乐掌心潇洒一翻,收好物品。回头见到自家搭档身边多了两道身影,瞬间炸毛:  “我去——你们怎么在这?”

“淡定,看看你家大孙,比你沉稳多了。”青年熟练的点燃一根香烟,叼在唇间,笑道:  “逮捕在逃囚犯本来就是妖警的指责,我们出现在这,不是刚好?”

“好你个大头鬼呀!”张佳乐手中枪已上膛,时刻准备投入战斗。妖警的责任就只是逮捕犯人?  笑话,凡是他们认为不正确的事情,都有权利干涉。这就是道盟设下的特权,也是妖警中没有妖怪的根本原因:  他们只是单方面的保全人类,或者说……保全自己的利益。

“乐乐,停手!  ”看到张佳乐紧张的样子,孙哲平眉头一皱,他作为人类到是没有感受到多大的威胁,不过搭档的反应告诉他:  这两人不得不防。

“不要误会,我们不是来打架的。我们和平协商,各取所需,可好? ”背着雨伞的男子突然开口,“这批盗贼确实为二位所捕,只是我们奉命前来捉拿,若是不带人回去,怕不好交代。看二位的样子,显然目标不在这3人身上,可否让与我们?  作为交换,下次见面,我们可以帮个小忙。”

“也好 。”

“等等,你……唉!大孙,唔……”一把按住想要上前理论的某只,孙哲平使了个眼色,后者立刻心领神会,飞快的将躺尸的3只以及同样心有不满的家伙打包带走了。

“呜哇……孙哲平你几个意思?那家伙说的话,有哪里可信?”张佳乐挣脱束缚,确认了一下东西还在,顿时放心下来,但也少不了一番埋怨。

他永远记得那一年,一个强悍到不科学的人物,在友谊切磋中,强势击溃了他们的繁花血景。

更重要的是,还顺走了他一直收在口袋里,舍不得吃的巧克力! 

你强就你强吗!  抢吃的是几个意思?  形象崩塌呀,有木有?

从那以后,张佳乐养成了先查包裹的好习惯。(尤其在叶修出没前后!  )

“够了,少争端,多工作。走,去交任务!  ”

“唉!大孙,你等等我!  ”

(镜头另一端)

“沐秋,你又心软。我们的任务是包括取回令牌的吧?”叼烟青年无聊地坐在车上,看着3个被五花大绑的家伙一脸嫌弃 ,“任务只完成了一半,你让上投怎么交代?  ”

“那是他的事,沐沐要回来了,我给赶回去。”

叶修:╭(°A°`)╮合着你就是为了这个?  我到底为啥跟这个妹控组合呀?(超级误事呀!!   !)

(妖猎公会)

“好的,这是您的任务证明和报酬。请问,还有什么可以帮您的?  ”礼仪小姐微笑着将纸袋递给面前的青年。

“不用……呃,等一下。我现在的任务积分是多少了?”张佳乐结果纸袋,随手丢给孙哲平。后者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倒也没埋怨什么,默默将纸袋内等的东西分成了两份。

“哦,这么多啦!  麻烦帮我兑换一下这个胸针吧。嗯,从我积分里扣就好,谢谢!”

胸针? 孙哲平眉头跳了跳,又要这种小女孩的饰品。以前一起做任务,也出现过不要对方开出的报酬,只要一件小饰品的情况。发绳呀,项链呀,戒指呀,差不多快集齐从头到脚一套了吧?不过这种事情,也就只能在心里吐槽,否则某只绝对会让你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百花缭乱!

“就那么随便的吧积分用掉了?还不如留着换装备。”看到自家搭档一脸兴奋地把玩这换到的小东西,作为实用主义者还是忍不住插上一句。

“担心什么?装备那是可以用钱买到的,多做两个任务就好。再说,奖品单上的武器也不一定适合我。”似乎终于是过了那股新鲜劲儿,张佳乐小心地将东西收好,漫不经心地冒出一句,“再说,我还有你呢!怕甚? ”

不怕! 内心下意识的回应,孙哲平楞了楞,旋即自嘲: 说好的互相扶持呢?不过,要是他高兴的话……

脚步放缓,身后的人一个不留神走到身前,似是察觉到了什么,身形偏转,带动那条俏皮的小辫子,形成一到完美的弧线——

“大孙,快点回家啦!”

如果,他感到高兴的话,多辛苦一些,又何妨?

【全职狐妖梗】相思树 双花

今天来更第一张,觉得应该不会拖到零点……大概。@( ̄- ̄)@
人物属于原著,cp属于同人,脑洞属于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楔子

这是一个人与妖共存的世界,种族,思维的不同,导致彼此间纠纷不断。
既不完全属于人类,又不隶属于妖族,奔走激战于两者夹缝之中的存在又分为两类——维持着两者间秩序,坚持“互不侵犯”原则的妖警;以及只凭金钱和喜好行事,自由潇洒“人妖等同而视”的妖猎。

“射击精准度A+,体力耐力A,紧急反应能力A+,以及相貌……”孙哲平仔细端详了一下前方正在接受考验的青年,修长的身躯偏瘦却又不失一种刚硬之气,栗色的长发被一根发绳整齐地束在脑后略低的位置,清秀的面庞上满是认真的神情,引人不住着迷。

他是今天刚被分配来做孙哲平的搭档的,据说是前一位的表现太差,被嫌弃了?不过这些事情与他无关,令他感到不满的是:这个所谓的新搭档,在见到自己第一眼时,竟然露出了明显的怀疑 !  然后向他提出,要通过测试才能成为他的搭档 !  张佳乐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:是前辈了不起呀 !  刷大牌了不起呀 !  二话不说,直接走向竞技场开站。今天不秀你一脸,老子不姓张 ! 

(乐乐,你姓孙我也不介意的╮(╯▽╰)╭)

然后,就出现了之前那一幕 :  张佳乐行云流水地完成所有测试,有些地方姿势标准到连孙哲平自己都忍不住叫好。顿时也是疑惑起来——这么优秀的人,怎么会没有搭档呢?

“种族啦种族!不是有给你说过吗?你到底都看了些什么呀!”结束完全套测试的乐同学看到对方拿着自己的资料表发呆,顿时一脸嫌弃地强调两了一下长久以来日常“被退货”的原因。

没错,他几不是妖,也不是普通点的人类——半妖,处于夹缝中的尴尬存在。就算在妖猎公会这种所谓“平等”的地方,他也避免不了的,会受到排挤。

别的队伍多是全人类,全妖,或者一半人一半妖的人组合,向他这样的特殊存在 不少团队都因不好安排工作而谢绝了。

如果不是自身实力够强,可以借一些单刷任务,估计自己早就被饿死了!

“那种事情与我何干?  ”收起手中的画册,孙哲平打量下自己未来的搭档,貌似十分满意:  “我要的,就是一个实力强悍到可以与我搭档的存在,至于种族,身高,体重与我何干?另外,恭喜你 !  合格了。”

不在意吗?张佳乐略微有些惊讶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。找搭档组队,本就是为了刷组队任务的,就算未来对方反悔了,只要自己恢复到以前等我生活状态就好。

反正,未来,还长得很。